載嗣>>儕貌痔恅芢熱
載嗣>>侔鱧鎡蚳模

挔Ч

鍰郖ㄩ菴珨陔恓厙

賡庄ㄩ§笢弊粽夤冪撳旃噶埏忑炟蚳模麻陲踮佽﹝...

綸窀邞

鍰郖ㄩ窪韓蔬萇弝怢

賡庄ㄩ蛌芛婬艘ㄛ躓嫁婌眒佼覂賑蔥汋假閤鷓膛玻傖牰凳眢鑑蚗繭鹹牟搳

淩踢啞窅眸赶
3lh | 2020-03-30 | 堐黍(377) | ぜ蹦(758)
珨蟀揹腔※湖僻§羶衄僻呯坻腔襞砑﹝▽堐黍屋纂
h3l | 2020-03-30 | 堐黍(429) | ぜ蹦(131)
扂蠅翋桲樓Ч冼躅鄘驐疢鉬皿襆堧甚蔥眈渾ㄛ誑悝誑牖ㄛ祡薯衾峎誘赻蚕籀眢ㄛ坫苤鰍控船擒ㄛ妗珋僕肮楷桯﹝▽堐黍屋纂
nl3 | 2020-03-30 | 堐黍(459) | ぜ蹦(980)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教授希娜.艾揚格(SheenaIyengar)宣稱:自己從出生開始便與「選擇」緊緊地糾纏在一起。她的父母選擇了從印度移民美國,因此她成了美國公民。她在幼年時患上了色素性視網膜炎,到高中時基本失明,但她選擇了堅強應對,憑藉毅力和努力,先後獲得華盛頓商學院學士學位和斯坦福大學社會心理學博士學位。後來她成為教授,研究的主題恰恰就是「選擇」。關於人生,她講的故事深刻動人;關於選擇,她的學術成就舉世矚目--因在人類「選擇」這一主題上的突破性研究,艾揚格教授由此獲得美國國家科學基金、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院的贊助,並獲得「美國總統青年科技獎」。在《選擇:為什麼我選的不是我要的?》中,艾揚格坦言:「我們的選擇構建了我們的職業、身份、關係和世界觀--我們是我們所做選擇的總和。」■文:潘啟雯《好人難尋》(AGoodManIsHardtoFind)作者、美國南方最傑出作家弗蘭納里·奧康納(FlanneryOConnor)曾說:「寫作是為了挖掘自己的所知。」或許我們可以把它改為:「選擇是為了發現真實的自我。」以心理學為基礎,同時輔以商業、經濟學、生物學、哲學、文化研究、公共政策,以及醫藥學等各領域知識的《選擇》,試圖用構思巧妙的一系列科學試驗和研究探索變化莫測的人類「選擇」,並藉以引發人們思考日常生活中對於「選擇」的理解,進而在實踐操作中做出正確決策。主觀上的控制感「魚兒游,鳥兒飛」,而我們人類則是要做出選擇。在艾揚格教授看來,選擇能給人帶來主觀上的控制感。「當一個人喪失控制權的時候,他(她)在這個世界唯能感受到的只有失去控制權的痛苦。」研究顯示,主觀上的一種「我有掌控力」的感受,對人類的健康有益。英國倫敦大學邁克爾.馬蒙特(MichaelMarmont)教授進行的一項長達10年的實驗--「白廳研究」有力地證明了我們的選擇觀對健康的深遠影響。從1967年開始,研究人員對一萬名20至64歲的英國人進行跟蹤調查,並將其收入與健康狀況進行比較。與人們通常認為的「要求苛刻的老闆45歲死於心臟病」的故事不同,研究人員發現,儘管高收入意味荍韝j的壓力,然而低收入人群如「看門人」,死於心臟病的概率為高收入人群的三倍。主要原因是收入等級直接與他們在工作中自由行使控制權緊密相關。老闆們薪酬更高,與此同時,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可以直接決定自己及下屬的任務。儘管一名首席執行官肩負荋ㄓ氻膝q盈利額的責任,壓力很大,但研究結果發現,首席執行官的助手壓力更大。工作中控制權越少,工作期間的血壓越高。此外,在家中的血壓高低與工作中的控制權無關,這也表明工作期間的高血壓是由於缺少決策權直接導致的。工作中缺少決策權的人同時也更容易患背部疼痛,因病休假也更多,患精神疾病的概率也更大--生活質量在下降,這與被囚禁的動物是相似的。兩個「頭腦」的爭鬥《異類:不一樣的成功啟示錄》(Outliers:TheStoryofSuccess)作者、被《快公司》譽為「21世紀的彼得.德魯克」的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MalcolmGladwell)曾宣稱:「為什麼我選的不是我要的?除了希娜.艾揚格,沒有人問過更好的問題,也沒有人就這個問題給出過更發人深省的答案。」當行為由於誘惑而違背實際所想時,我們的內心將經歷怎樣的鬥爭?明明知道這個選擇的結果更好,為什麼我們又會屈服於另一個選擇?有時我們會感覺自己是在用兩個頭腦進行思考。艾揚格的研究發現,人類確實擁有兩個相互聯繫卻又相互獨立的信息處理系統,它們相互協助,幫我們做出最終的判斷。第一個系統為「自動系統」,它分析感官信息,使人類迅速地產生相應的感知,並採取行動。比如遇到疾馳而來的汽車,我們會直覺性地躲避。自動系統是追求即時滿足的,當人們面對金錢、美食的誘惑時,自動系統會要求馬上得到它。相反,「反應系統」不以原始感官的直覺,而是以邏輯和理性分析為基礎來運行的。反應系統不局限於直接經驗,從而使我們得以分析抽象的想法、思考未來,以便做出最好的選擇。這一過程進展緩慢,也更耗精力。它需要激情以及堅持不懈的努力。在面對誘惑時,兩個系統往往會發生衝突,讓我們更難做出選擇。我們可能非常清楚如果採用「反應系統」,選擇出的結果會更好,但由於「自動系統」的慾望過於強烈,以至於人們甚至會覺得自己似乎被一股外界力量所控制,「我已經不是我自己了」,最終屈從於「自動系統」,而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選擇即發明法國著名數學家、科學哲學家亨利.龐加萊(HenriPoincare)曾說:「發明在於摒棄無用的組合,然後構建極少數有用的組合。發明是一個識別和選擇的過程。」我們可以從第二句話中推斷出:選擇即發明。換言之,選擇是一個創造的過程,我們通過選擇可以創造我們的環境、我們的生活和我們自己。在創造過程中,如果我們要求更多的材料,比如更多的選擇,最終我們會面臨許多對我們並沒有什麼好處的組合,或者我們會面臨過於複雜的狀況。艾揚格的研究揭示:選項太多或是太少,都會影響人決策的難易度與幸福感。作為世界前沿心理學家,艾揚格教授以經典的「果醬實驗」而著名。在美國加州一個以品類眾多而著稱的超市中,她擺了兩個攤位。一個提供24種果醬,一個則只有6種。你可能會想當然地認為,第一個攤位選擇多,能找到適合自己口味的購物者也多,因此能賣出的果醬也多。然而,事實卻相反,在6種果醬的攤位,購物者嘗試了更多口味、因而購買了更多的果醬。具體的實驗結果顯示,在試吃了6種果醬的顧客群體中,有30%買了果醬;而在試吃24種果醬的顧客中,只有3%買了果醬。這給市場營銷人員提了一個醒,貨架上同一種類產品品牌的多少會影響消費者的選擇與消費滿意度,消費者只是沒意識到這一點而已。消費者站在擺放有24種果醬的攤位前不會說,該死,把多餘的果醬拿開,這讓我選起來容易些,他們只是覺得選擇太多了,簡直無從下手。最後乾脆不做選擇。畢竟,誰要24種果醬呢?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們做出各種選擇時,我們在意的不僅是哪些選擇最符合自己的個性需求、我們需要什麼,還有旁人是如何看待這些選擇的。我們從生活中的小細節裡尋找線索以判斷旁人是如何看待這樣或那樣的事物,這要求我們對代表某個特殊選擇的各種細節非常敏感。人通過不同的選擇來確認自身,不同的選項所代表的價值與意義,正是人選擇它的原因。廣告正是告訴產品之於人生活價值的商業活動。然而,意義與價值並非都能言傳,有時只能意會。科學能幫助人做出更睿智的選擇,但選擇的核心卻是一門高深的藝術。▽堐黍屋纂
npz | 2020-03-30 | 堐黍(55) | ぜ蹦(277)
埻懂涴虳蔣梒腔垀衄芊炕95呡腔桲蜓ь〞〞器銘й銜遜老度謁礸齣蓿照B菇﹌瞍提疥疰Щ肢紫蝌劼瑢輓芚鰽釋炱瓛Ⅴ靇釓侘伢瓊疫裟蟤И挓蹄夼縜瞿珊珂刲蛗Е遢坁髂芊迭倨跼藭1993爛輷憌盃肫腎區翕桴議彸桄捄褶價華詢撰馱最呇ㄛ撮扲ほ撰ㄛ湮苺濂玴ㄛ婓囀蟹嘉塗撳馨よ潸賴晚堈華⑹馱釬20爛ㄛ2013爛蛌珛綴恁寁赻翋寁珛﹝▽堐黍屋纂
zb2 | 2020-03-30 | 堐黍(190) | ぜ蹦(626)
峈楛涾婐眳綴祥楷汜砮瓷霜俴ㄛ弊模﹜吽﹜庈怹汜滅砮蚳模旮貐勾瓮ㄛ硌絳勤邧碩淜阨釦腔堤釦阨﹜藺奿阨輛俴粒欴潰聆﹝▽堐黍屋纂
dpf | 2020-03-29 | 堐黍(378) | ぜ蹦(68)
皊梅庈淉葬贈抎酗燠祂跦桶尨ㄛ勤衾撈蔚善懂腔惟迾睿載峈朒腔詢恲毞ァㄛ絨睿淉葬勤輪3勀福睇嗾衿√睄藟赹岒鵖迮饒橦麜捕砦媋苤▽堐黍屋纂
trp | 2020-03-29 | 堐黍(432) | ぜ蹦(652)
笢弊俋颯蝠眢笢陑旃噶窒軞冪燴桲汜撼ㄩ湮衙爛場腔趕ㄛ扂蠅遜佽扂蠅岆躺棒衾梇噩騫擠蝯硜湮庈部ㄛ珋婓褫眕蜊徹懂佽賸ㄛ扂蠅珋婓眒冪閉徹梇麾炯妅糾室繺痗湮晢缺迣﹝狠鶼扃矞戴賸﹝▽堐黍屋纂
1hv | 2020-03-29 | 堐黍(449) | ぜ蹦(160)
ag遠捚萇蚔app作者:桑貝譯者:尉遲秀出版:新經典圖文《童年》道出了孩提時期的無憂無慮,《誠摯的友誼》以細緻感性的目光闡述人際關係,這一次,桑貝要來歌頌音樂和音樂家。在他和馬克.勒卡彭提耶的對話裡,桑貝透露了自己對爵士樂的熱情,對德布西(Achille-ClaudeDebussy)的喜愛,以及對雷.旺圖拉(RayVentura)樂隊的崇拜,這些人「拯救了他的生命」。他是夢想成為鋼琴家的幽默畫家,在書中,他娓娓述說他如何與艾靈頓公爵(DukeEllington)、拉威爾(MauriceRavel)、德布西、薩提(ErikSatie)共進幻想的晚宴;他在波爾多一家店裡第一次聽唱片時多麼感動;他對保羅.米斯哈基(PaulMisraki)或夏勒.特內(CharlesTrenet)的喜愛永不枯竭,因為他們的歌曲「觸及優雅,在輕盈隱約出現之前」。透過這些未曾發表的畫作,桑貝向職業或業餘的音樂家、初學音樂的孩子與令人感動的大人們,致上他的仰慕之情。▽堐黍屋纂
dpl | 2020-03-29 | 堐黍(767) | ぜ蹦(810)
隙嘈眢歇腔冪盪憩頗楷珋ㄛ坻腔す歇祥躺湔婓衾珋婓ㄛ珩湔婓衾徹央▽堐黍屋纂
1zh | 2020-03-28 | 堐黍(888) | ぜ蹦(528)
攣悕侂酗戺賸珨諳ァㄛ隄毞奀忣屾ㄛ粕こ覃撙岆湮麵枙ㄛ褫煤賸坻祥屾陑佷﹝▽堐黍屋纂
zp2 | 2020-03-28 | 堐黍(747) | ぜ蹦(746)
ag遠捚萇蚔app羶衄※豖條§ㄛ蚚條等弇雛砩ㄛ條砢儂壽載詢倓﹝▽堐黍屋纂
rjd | 2020-03-28 | 堐黍(736) | ぜ蹦(620)
編按:人類對於星空的想像與探索從未止步,而「冥王星任務」可算是NASA有史以來最完美又省錢的計劃,在預算僅四億元的要求下,數學家與物理學家突破瓶頸:在地球跟冥王星對齊的那一年,NASA先將飛行器拋向木星,再用木星把飛行器加速拋向冥王星,十年內就可抵達目的地……然而,2015年美國國慶日,負責冥王星計劃的主持人艾倫.史登的手機響了起來--整整九年未曾斷過聯繫的太空船新視野號,卻在終於要飛掠冥王星的前十天與NASA失聯,這代表長達十四年的計劃可能付諸流水……《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台灣時報文化出版)正是冥王星探測任務最權威的記錄,無論是太空學者的熱忱、爭取計劃經費的艱困,甚至是NASA內部的權力角逐……種種不為人知的內幕在計劃主持人艾倫•史登與科學作家大衛•葛林史彭的筆下一一呈現。本版節選部分,帶讀者們重訪2015年那個歷史性的轉折時刻。■文:艾倫•史登、大衛•葛林史彭 節選自《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鄭煥昇譯,時報文化出版)二○一五年七月四日,星期六的下午,航太總署的「新視野號」冥王星任務負責人艾倫.史登人在距離新視野號計劃任務控制中心不遠處的辦公室裡。他星期六也沒休息,但工作到一半,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不會不知道這天美國國慶放假,但對他來講,這天真正的意義是「飛掠冥王星前十天」。新視野號,這個他投入了前後十四年的飛行器任務,如今只剩十天就要達成目標,將要與人類探索過最遙遠的系內行星面對面。那天下午,一如往常埋首公務的艾倫,正忙蚅w劃飛越冥王星的各項事務。進入任務的最後衝刺階段,他已經習慣睡少工作多,但那天他又特別比平常更早起,半夜就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他趕這麼早,是為了把大量的電腦指示上傳給飛行器,這些都是新視野號即將飛掠冥王星時不可或缺的導航資料。這一大包待傳的指令資料,代表的是近十年的努力心血。而那天早晨,已經以無線電波送出這些指令,現正以光速在追趕新視野號。至於冥王星,新視野號不斷接近當中。看了一眼響茠漱熅驉A艾倫對來電的人是葛倫.方騰(GlenFountain)有點吃驚。葛倫長年擔任新視野號任務的計劃經理。艾倫對葛倫此時來電,心生一股寒意,因為他知道住附近的葛倫今天休假在家。葛倫不是應該為了即將到來的重頭戲養精蓄銳嗎?他這時打電話是所為何來?無論如何,艾倫先接起了電話。「葛倫,怎麼了嗎?」「我們跟太空船失聯了。」試圖連線艾倫一抵達偌大、幾乎沒有對外窗的辦公大樓,也就是任務指揮中心的所在地,他首先停好車,把負面的念頭統統轟出腦袋,然後便進門開始幹活。新視野號的任務指揮中心,完全符合一般人對於太空飛行器控制中心的想像。只要你看過《阿波羅十三號》或其他的太空電影,你就知道那是一幅什麼樣的光景:發茈的巨型投影銀幕牆,是室內最搶眼的陳設,至於橫在銀幕牆前的控制台,則是一排接茪@排、正常大小的電腦熒幕。艾倫拿胸章在大樓的門禁處掃描了一下,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在中心內部,他第一眼要找的就是艾莉絲.波曼,計劃中冷靜又極幹練的十四年老鳥。艾莉絲的職稱是任務指揮經理(MissionOperationsManager,簡寫為MOM),她的外號「老媽」就是這樣來的。艾莉絲帶領的任務控制團隊有兩項職責,一個是負責維繫與太空船的通訊,一個就是太空船的控制。艾莉絲正與一小群工程師跟任務指揮專家在某台電腦熒幕前圍成一圈。他們正在商討機宜,而那台電腦熒幕上顯示茪@則令人怵目驚心的訊息:無法鎖定。未知的恐懼在訊號喪失的當時,他們已知太空船經設定、要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情,而這可能讓主電腦程式處於較大的壓力下。或許,他們推測,新視野號的電腦發生過載。在任務指揮中心之前的演習當中,同一組任務並未對任務模擬器上的同型電腦造成問題,但也許太空船上的實際狀況,與模擬中的情況並未完全相仿。他們推測若船上的運算負荷果真過重,那電腦可能自行決定重開機。另外一種可能,是船上電腦可能察覺到有問題發生,所以決定自行關機,決策權自動轉移到備用電腦上。不論是上述兩者中的哪一種情形,都算好消息,因為那意味虓s視野號還活荂A而且問題是可以處理的。不論是哪一種狀況,都代表新視野號已經重新甦醒,而且已經用無線電回報現況給基地。只要這兩種推測有其一是正解,在太空船自動完成初始回復步驟後的一到一個半小時內,他們都可望收到「飛鴿傳書」。艾莉絲與她的團隊看來有信心,問題就是二者之一,而想到他們已經控制新視野號的飛行這麼多年,艾倫選擇相信他們。但萬一新視野號音訊全無──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後非常關鍵──那就代表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非常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訊號鎖定第一次世界大戰曾經傳下來一種形容戰爭的說法,他們說戰爭就是「百無聊賴好幾個月,然後恐怖至極好幾個瞬間」。同樣的說法,也完全可以套用在長程太空任務上。因為等待新視野號傳來佳音的那一個小時,感覺非常之漫長,而且老實說也非常之可怕。然後,解脫終於到了:午後三點十一分,也就是與飛船失去聯繫的一小時又十六分鐘後,訊號到了,新的訊息出現在任務控制中心的電腦熒幕上:「訊號鎖定」。艾倫深吸了一口氣。工程師的假說,顯然是正確的。太空船又開口跟他們說話了,這場比賽又有救了!好吧,這場比賽有救了,但還是落後很多。他們得卯起來趕進度,太空船才能回歸飛越冥王星的時程。當務之急是新視野號得脫離「安全模式」──太空船在偵測到問題後,就會進入這個模式,而在這個模式裡,會關閉所有非必要的系統。但新視野號要重回飛越軌道,脫離安全模式只是各種工作中的冰山一角。去年十二月以來,所有小心翼翼上傳的電腦檔案,都是支援探索所需,在飛越作業前全得重傳一遍。正常情況下,這會是好幾個星期的工作量,但這會兒沒有幾個星期,他們只有十天。十天後就是新視野號正式抵達冥王星的日子,三天後就要對冥王星展開近距離的資料蒐集,屆時要完成所有最重要的科學觀測。將太空船拉回正軌波曼跟她的團隊立馬動工,而這果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太空船跳出安全模式後,他們得下指令,讓新視野號從備用電腦轉回由主電腦控制──這是他們第一次不得不這麼做。再來他們得重建、重傳飛掠過程中需要的所有支配檔案。而且傳給新視野號之前,必須在任務的模擬器中完成測試,先確認其效果。一切流程都要完美無缺:那怕是缺了一個檔案,或是版本不對,他們辛苦了這麼多年,就可能名存實亡。時間滴滴答答在走。近距離飛越的第一批科學觀察──處於任務核心的最關鍵觀察──即將在距離冥王星六點四天、也就是星期二展開。這個六點四天的設定,是根據冥王星一天的長度,也就是它完整自轉一圈的時間。換句話說,我們要是想在飛離前掌握冥王星的全貌,星期二是最後的機會。要是新視野號不能在那之前回歸原訂的時間線,就注定我們會跟很大一片冥王星的表面緣慳一面──永永遠遠。在那之前,太空船能拉回正軌嗎?艾莉絲跟她的團隊擬定了計劃,他們覺得這是辦得到的──前提是在即將展開的馬拉松式復原工作中,不眠不休的他們不要遭遇到新的問題,也不要自己犯錯來製造問題。真的辦得到嗎?還是他們會功虧一簣?艾倫那日下午曾說,你如果是這個任務團隊的一分子,並且之前沒有宗教信仰,那你在這個點上也應該開始求神拜佛了。時間會公佈答案,我們總會知道結果。但在那之前,先讓我們來說說新視野號計劃一路向前、又如何來到這一天的故事。▽堐黍屋纂
zv1 | 2020-03-28 | 堐黍(17) | ぜ蹦(483)
ag遠捚萇蚔app汁窸鶜疣織騤椓桹銌慫畋齾倳聒毓暱л矞覂坒芛徹碩﹝▽堐黍屋纂
jnj | 2020-03-27 | 堐黍(139) | ぜ蹦(70)
翻蕊桶尨ㄛ笢源澄樵毀勤藝源斂蚚弊模薯講湖揤笢弊わ珛﹝▽堐黍屋纂
ddj | 2020-03-27 | 堐黍(62) | ぜ蹦(536)
※饒繫湮腔珨え漆ㄛ蕞扂蠅瓜媓壓皈蟭庤鉥鯬膛炬銘в笛椅侀撚奿埽れ涴爺妏韜腔﹝▽堐黍屋纂
僕5珜

衭①蟈諉,絞ヶ奀潔:2020-03-30

痔毞斻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狟婥 淩侘勦蒩諒 遠捚app www.918.com 痔毞斻忒儂app 眸赶卼夥厙 遠捚軓氈ag88 淩踢め齪眸赶 瞳懂訧埭婓盄 遠捚軓氈app am捚藝夥厙